5259578 发表于 2016-04-28
【小说名称】:重生诡情之淫龙出穴
【文件大小】:680KB
【小说作者】:楚生狂歌
【最右→ →】:点赞党是我最大动力!三球歪力马吃!
【节选预览】:

在这种环境下引诱一个年轻男人兽性大发太容易了,汤丽丽伸出手掌压在了
男人的大腿上,慢慢地滑到了男人两腿间。哇,这么大!汤丽丽微微有些吃惊,
即便隔着裤子,她也能感受到男人腿间的那根肉棒子有多么的大,而且还快速的
在她手里膨胀。天啊,简直就是个小钢炮啊!转眼间,男人的肉棒已经胀到极致,
隔着裤子顶着她的手掌。真要是被这样的大家伙插进去会是什么样子?汤丽丽脑
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她当然不会想到,很快她就被她手里的大肉棒弄得
苦不堪言。

  男人知道身边的女人是来演戏的,但被女人这么一摸,男人内心的欲火瞬间
被撩拨起来。愿意来做这种事情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
怜香惜玉呢?男人转身将女人抱住,强有力的大手压在女人的胸脯上,隔着衣服
和罩子用力揉着。汤丽丽一阵心颤,因为男人的力量太大了,大到让她感到有些
害怕。她记得谷建峰说的,要让男人脱了裤子再喊救命,所以她还忍着,忍着,
那怕男人的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贴着她的肌肤伸进了她的罩子里。

  啊!汤丽丽忍不住发出一声叫喊,因为男人的手指竟然捏住了她的一个乳头,
而且是很用力的捏着,痛苦中带着一丝难以名状的快感。情况越来越糟,男人没
脱他自己的裤子,反而把她的裙子给拉了下去。汤丽丽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要
是等她被脱光就惨了。她开始反攻,双手解开了男人腰间的皮带,把男人的裤子
连带内裤扒了下去。然后还没等她叫出来,男人一把扯掉了她的内裤。对,是完
全扯开了,而不是脱下来,也就是说,她的内裤被男人撕掉了。

  眼睁睁地看着被撕裂的蓝色的小内裤像块抹布一样被男人丢飞出去,汤丽丽
愣了片刻,回过神来的她突然大声叫喊起来:「来人啊,救命啊!」但是,预想
中的男朋友带着几个大汉冲进来的情景没有出现。午夜时刻,正是夜总会里最疯
狂的时刻,就算站在包厢门外,也不一定能听见里面的人在叫喊什么,耳边只有
嘈杂的音乐和各种各样疯狂的叫喊。怎么会这样?难道谷建峰忘记了这个包厢?
汤丽丽看着紧闭的大门,期待着有人破门而入,但是大门却一直紧闭着。

  这个时候,男人已经完全沉浸在对女人身体的渴望中,他早就忘了女人是谷
建峰为了陷害他而抛出的诱饵,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把眼前半裸的女人
压在沙发上。男人的两只巨大手掌压在女人如雪山般的白嫩乳峰上,掌心用力搓
揉着花蕊般的乳头,弯曲的手指紧紧扣在嫩滑的乳肉上,重重地捏了几下。顿时,
女人雪白鼓胀的乳房上就多了几道浅红的指印。

  还真有弹性,摸上去滑滑的,真舒服!男人早忘了上次摸女人乳房是什么感
觉,反复揉弄着女人的两个乳房。汤丽丽害怕了,真的害怕了,原本以为只是诱
惑一下男人,这时候却成了男人的猎物。女人没有停止叫喊,一边叫着一边用力
推着已经半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但是,一个一米六出头的小女人和一个一米八多
且年轻力壮的男人在力量对比上是完全不均衡的。就算女人的两个手还能自由的
舞动,她也推不动身上的男人一分一毫。

  挣扎中,女人的手指碰触到了墙上的开关,包厢里的灯变得更加昏暗起来,
闪烁的灯光时明时灭,让男人那带着疤的脸看上去阴森恐怖。有几秒钟,汤丽丽
甚至害怕得忘记了挣扎,直到男人的肉棒顶在她的阴唇上,她才又重新叫喊挣扎
起来。如果一开始就这样挣扎,也许男人不太容易得逞,可汤丽丽为了演戏,非
要等到男人脱了裤子再反抗,这时候男人已经占尽了天时地利。

  也许男人的神智也不完全清楚,他只顾低头吮着汤丽丽胸前那对在他手掌摩
擦下已经有些发硬的粉红小草莓,下身只是本能地挺着屁股,让鸡蛋般的龟头在
女人的胯间摩擦,自己去寻找想要进入的诱人蜜穴。

  汤丽丽只觉得男人的肉棒每次碰触到她的小肉穴都会让她的身体忍不住地发
颤。蜜穴里竟然产生了阵阵收缩,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汤丽丽觉得自己的身体在
男人的压迫和摩擦下越来越热,越来越软,甚至让她有放弃反抗的想法。终于她
的意志被突然横生的欲念的打散,挣扎的双手越来越无力,最后瘫软在沙发上。

  男人还是本能地挺着屁股,终于有那么一次,龟头顶进了女人紧闭的阴唇,
女人蜜穴口分泌出的丝丝淫液让男人的龟头变得滑润,为男人顺利地侵入打开了
最后的一道关口。男人自然感受到他的龟头进入了一个他从没进入过的地方,那
里柔软而温暖,比女医生的小嘴巴更上他感到舒服。

  原来女人的感觉是这样的!插入女人的蜜穴,男人立刻就感到了女人那里的
紧致,像个弹性极强的橡皮圈箍在了他的肉棒上,真是太紧了。男人的两个大拇
指掐住了女人的两瓣阴唇用力向外分开,然后向前猛挺了下屁股,硕大的龟头毫
不费力地顶开女人的外阴唇,钻进女人那早湿润的细小肉缝里。如同强有力的活
塞一下子顶到了缸体底部,龟头撑满了女人阴道的膣内,后面奇特的肉棒则摩擦
着女人敏感的唇瓣。

  「啊……」女人带着疼痛的叫喊打破了包厢内短暂的寂静。汤丽丽有些痛苦
的闭起了眼睛,只是演个戏罢了,没想到真的被这个陌生男人强奸了,这个家伙
还这么粗鲁!虽然在刚才引诱男人的时候汤丽丽就知道男人的鸡巴很大,但突然
的进入还是让她难以承受,娇嫩的蜜穴如同被男人撕开了,就像男人轻意就撕开
了她的小内裤一样。有过一些性体验的汤丽丽虽然看到过很多真实的淫乱场面和
不同男人不同尺寸的肉棒,也听到过不少女人兴奋时的胡言乱语和嘶心叫喊,但
她从未亲身感受过如此粗大的肉棒插入蜜穴所带来的冲击。这种充满力量且带着
灼烧感的冲击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短短几秒钟时间,汤丽丽承受着的思想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她不想被一个陌
生的男人就这样强奸了,但身体却有种被男人的插入的强烈愿望;身体有种被男
人插入的渴望,但男人巨大的肉棒却一下子把她撕裂了,让她难以承受。在这种
双重矛盾的折磨中,男人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冲入她的蜜穴,在空虚和充实的不
断变幻中,汤丽丽只觉得自己的体内涌动着某种强烈的欲望和难以承受的骚痒,
好像只有男人的肉棒一直插在她身体里才能堵住她的欲望和骚痒。

  女人不再挣扎,双手无力地抓着沙发的边缘,男人的冲击让她的身体在沙发
上不停的晃动,她只是本能的想稳住自己的身体。没有了双手的遮掩,女人令人
惊艳的身材,尤其是浑圆丰挺的乳房,彻底地暴露在男人眼前。墨绿色的绵质T
恤被男人推了上去,有弹力的衣服压在乳房边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男人低着
头,凑到女人隆起的乳房下方,对着贲胀的乳房乱啃起来,而女人的另一个乳房
则被男人用力的抓在手里,不停地紧握揉弄,不一会儿,女人的乳房就布满了齿
印和吻痕。男人还不满足,又换了个乳房,只到女人的两个乳房上全是他留下的
印痕才罢了手。

  女人躺在沙发上,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身体里像是扎进了一团烈火,
而她的蜜穴不得不承受着最大程度极限的扩张。男人机械般的抽插刺激得女人的
蜜穴开始痉挛收缩,就连女人的小腹也在男人的抽送下微微颤动着。

  啊……啊……女人开始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虽然很低,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却听得清楚。男人也越来越兴奋,忘记了这只是一场戏,他要发泄。看着自己粗
大的肉棒在女人的蜜穴里进进出出,撑得女人的阴唇都胀鼓鼓的,男人突然抱起
了女人的身体,将女人抵到了沙发的靠背上,靠背上方冰冷的墙壁让女人身体猛
烈颤抖了下,但并没有让女人清醒过来。男人猛烈的抽送反而让女人的蜜穴收缩
的更厉害,一股热流从宫口激射而出,尽数打在男人的龟头上,男人的龟头太大
了,撑得女人的阴道密不透风,那股淫液在女人的阴道里被反复压缩着,偶尔漏
些气进去,发出怪异的声响。

  一连经历了好几次高潮,女人的神志已经模糊,由低缓变得高亢,最后又变
得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终于停了下来,在男人射精的瞬间,女人终于支撑不住,昏
睡过去。包厢里只剩下发呆的男人和赤裸的女人,还有空气中弥散着的男人和女
人的骚味。

  就在男人压着女人埋头苦干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一道缝,一只手拿着
手机朝包厢里拍着,屏幕上的男人和女人并不怎么清晰,但拍的人并不在意,半
分钟就关让门离开了。

  三十来岁的梁修齐是城中派出所的所长,因为打的交道多了,梁修齐与谷建
峰也认识了。不说最近谷家和张省长家订了亲,单是谷家在陵江的人脉就很广。
梁修齐对这位谷大少自是另眼相看。今天已经很晚了,梁修齐突然接到了谷建峰
的电话,让他带人到豪格夜总会抓个强奸犯。梁修齐有些脑疼,豪格夜总会是谷
建峰的场子,怎么让他带人去抓个强奸犯呢?最后才听明白了,谷建峰是要整人,
而且谷建峰还暗示他,这人可是省长公子要整的,还交待梁修齐,带个女警过来
安慰一下受害人。谷建峰听了不敢怠慢,立刻带了人到了豪格夜总会。

  包厢里,全身赤裸的汤丽丽还是歪着躺在沙发上没醒来,张开的双腿耷拉在
沙发边缘,并不怎么茂盛的阴毛被淫水打湿了,贴在饱满的阴阜上,红肿的阴唇
向外凸起,一些白浊的精液混合着女人自身的淫水正在向外滴出。一边的男人正
提着裤子,还没扣上腰带,包厢的门就被大力推开了,几个身着警服的警察冲了
进来,然后包厢里灯光大亮,照得男人有些晃眼。

  「你们干什么?」男人没一点害怕,反而有些兴奋地叫起来。考验他演技的
时候到了,他要把一个喝得烂醉,飞扬跋扈的坑爹的官二代的形象表演得活灵活
现。

  「干什么?强奸妇女还被当场抓住,你说干什么?把他给我拷起来。」梁修
平瞄了眼躺在沙发的女人,顿时眼睛发直。那脸蛋,那身材,那下身……哦,那
里不能多看,身边还有同事呢。多么漂亮的女人啊,怎么就让别人给拱了呢?梁
修平愣了好几秒钟,才让女警去盖住女人的赤裸的身子。包厢里也没什么别的东
西,跟着来的女警就用女人的衣服和裙子遮了下。

  「你们是哪儿的,谁让你们来的。谁说我强奸了,她是自愿的。」男人吼着,
将上前准备拷他的两个警察掀翻在地。

  「哟,小子,力气还挺大的,还敢袭警,我看你横。」梁修平掏出电警棍,
在男人身上猛戳了下。男人并没有被电晕,反而大叫起来:「你们谁敢抓我,我
爸是方达明。敢抓我,弄不死你们。」

  「你爸是李刚都没用!」梁修平见一下子没电晕男人,又提着警棍朝男人戳
去。男人避闪开了,将发福的梁修平侧向推出,正好撞在一边的女警身上,那女
警显然没意识到撞过来的是所长大人,本能的让开了,梁修平一下子伏倒在汤丽
丽的身上,惹得梁修平都不想起身了。

  先前两个被掀到的警察趁着梁修平用电棍攻击男人的时候站了起来,掏出警
棍朝男人身上猛戳,被两个警察连番攻击,男人左右避挡,还不时回击。男人前
后被电击好几下都没失去战斗力,只到有一个电警棍打在了男人的小腹下,男人
才晃了两下后倒在了沙发上。

[ 本帖最后由 寻梦星空 于 2016-7-9 01:45 编辑 ]